移动版

机场服务行业:非航放开起降提价,国内线集中受益

发布时间:2017-04-01    研究机构:长江证券

报告要点

事件描述

上海机场、深圳机场发布公告,收到民航局下发的《关于印发民用机场收费标准调整方案的通知》(民航发[2017]18号),新收费标准自4月1日开始实行。此前,机场收费基本按照2007年的机场收费改革的内容进行。

事件评论

机场分类调整,广州上调,昆明、济南、桂林下调。此次新规中,机场的收费标准仍然按照机场分类分别制定标准,分类上广州由一类II级机场升为一类I级机场,昆明由一类II级机场降至二类机场,济南和桂林由二类机场降至三类机场。总的来说,等级越高的机场自主权越高,政府指导项目的收费标准越低。

航空性收费仍由政府指导,基准价格提升10%左右。航空性收费是机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机场资源禀赋的体现,由起降费、旅客服务费、安检费、停场费和客桥费五个项目组成,其中起降费和旅客服务费的占比最大。此次调整的重心主要在人力相关的安检费以及体量较小的停场费和客桥费。旅客和货邮的安检费上涨50%左右,停场费上涨33%-67%(叠加起降上涨之前),客桥费上涨100%。旅客服务费收费标准不变。起降费针对51-100吨和101-200吨的主要机型分别提升10%和6%左右,一类II级和二类机场的提升幅度较大,三类机场提升幅度较小。若以A321北京首都飞上海浦东的航班测算,预计此次收费调整后航空性收费提高约11%。

地面服务费一类机场市场化,二三类机场政府指导。此次调整,放开了一类机场(首都、浦东、广州、虹桥、深圳和成都)的地面服务收费空间,或将刺激机场地服收入的提升。但另一方面,一线机场已有类似航司和机场合资的第三方地面服务公司,已经形成了市场化的格局,机场地服公司收费天花板打开后,并不意味着地服收费会没有制约的大幅上涨。对于二三类机场,地面服务收费仍需遵循政府指导价。地面服务作为典型的人工服务,也是此次收费调整的重要内容,总的来说各个细项的基准价格涨幅在20%左右。其他非航性重要收费完全市场化。大部分非航业务竞争性较强,一直处于机场自由开展、自主定价的情况。此前,部分重要的非航收费项目,包括头等舱和公务舱休息室出租、办公室出租、售补票柜台出租、值机柜台出租、办公室出租、售补票柜台出租、值机柜台出租,处于政府管控。但随着行业的自身发展以及国家对于价格市场化的政策方向,非航重要收费具备了市场化的基础。尤其是随着网上直销、自助值机、网上值机、一证通关等电子化的发展,售补票柜台和值机柜台的垄断特性和必要性有所减弱,市场化收费更符合行业发展趋势。对于机场来说,非航业务的弹性得到进一步提升。

政府指导下的起降费和二三类机场地面服务费,具有10%的上浮空间。除了放开四项非航重要性收费,此次调整内容的另一个亮点就是对于政府管控的起降费和地面服务费给予一个针对基准价10%的上浮空间,只有一家地面服务商垄断机场地服业务的,不允许上浮。起降费和地面服务费的上浮幅度,需要有机场同航司等各方协商解决,具有一定的试点意义,是政府对于简政放权的尝试。

内线机场收费调整,依次建议关注深圳机场、上海机场、白云机场和厦门空港(600897)。此次调整的主要是上调国内线的航空性收费标准、刺激国内线地服收入提升以及放开非航重要性收费,国内线占比较高的深圳机场预计受益明显。白云机场虽然因为分类上调、相对收费标准下降,但由于整体标准较2007年提升预计仍为正效益,起降费中的主力机型收费标准提升4%-8%,旅客服务费和旅客行李安检费合计标准小幅下降8.6%,地服收费和非航收费的放开都有积极作用。对于三大航来说,预计成本增加4亿左右。综上,我们认为此次收费调整有利于机场提振业绩,其中深圳机场的业绩弹性约在15%左右,建议依次关注深圳机场、上海机场、白云机场和厦门空港。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